《江城子》 蘇軾

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
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。
縱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。

夜來幽夢忽還鄉,小軒窗,正梳妝。
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。
料得年年腸斷處,明月夜,短松岡。

上片: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。縱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。
→以虛筆記夢,通過時間、空間、人生,三個角度表
達他對妻子思念之情,刻劃地絲絲入扣。
下片:夜來幽夢忽還鄉,小軒窗,正梳妝。相顧無言,唯有淚千行。料得年年斷腸處,明月夜,短松岡。
→實筆寫夢渲染了氣氛,表現了他與妻子間的親密感情,
最後以意味深長、淒清的境界,表達他對妻子永世難
忘的深情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

這是我好喜歡的一闋詞,表現出蘇軾的一往情深,即使天人永別,仍時時刻刻記著...憶著.....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utefish 的頭像
flutefish

flutefish

flut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